TCL logo

新闻中心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

TCL动态:TCL玫瑰行动|重回大山的赵老师

2016-04-28

      2016第三届TCL希望工程烛光奖“玫瑰行动”志愿者在行动,走进每一位乡村教师的世界。第一站志愿者们前往甘肃省白银市会宁县中川镇中心小学,走进赵维岳校长的世界。

      中心小学距离会宁县城仅25公里,半小时的车程说远也不远,可中心小学的老师,每周只能回一次家。

      走进教室、宿舍、食堂,没想到中心小学会有澡堂,可因为缺水,从建成到现在,一次都没有使用过;平房教室,配备了最新的多媒体设施,新教学楼今年就能竣工,这所中心小学的硬件设施远比想象中要好,只是校长赵维岳,面对农村教育现况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  4月27日,中午11时,二年级最后体育课,校长赵维岳一身正装,带着40多个孩子,站在被工地占据了一大半空地上,喊着稍息、立正……

      40分钟的体育课,赵维岳上的并不专业,跑步、左右转、稍息、立正,做游戏……看似不符合我们对体育课标准,但深聊之后,其实是这位年轻校长并不具备体育老师的专业素质,这恰恰是农村教师结构的不合理的一处小缩影,因为这所近300人的中心小学,没有音乐、体育、美术的专职老师。

      考出去为何又要再考回来?

      校长赵维岳曾经用13年得时间走出了会宁,他和很多会宁人一样,拥有一个只有走出去,一切就好的梦,一次没考上,再复读,19岁考到兰州,走出会宁县。

      会宁县拥有“状元故里,博士之乡”称,作为西北教育名县,每年考出去的大学生数以千人,可每年回来的大学生也就百人。近年来,随着大城市就业难的现况,却为这个小县城招回了不少大学生,只是回来他们真的甘心吗?

      2004年,他参加了当时全县的老师招考,“稳定,有正式编制就是原因,其实打心里不想回来。”没想到,考上了,被分到丁家沟乡荔峡小学当代课老师,一待就是两年,两年下来,化学、生物、数学、英语他都会教了,大山里的生活简单,无趣,他只能慢慢习惯,他说那时候难熬的根本没法说,如果单从经济收入来说,他那时候只有260元。

      用了12年的时间,37岁的赵维岳,终于从一个大山里的代课老师,变成中心小学校长。这些年,他渐渐接受了大山,接受了这里的孩子,收起了自己要走出的心,不是天降大任于斯人也,而是一种被需要的归属。从教育改革的践行者,到农村教育的深思人,面对今时今日的农村教育现况,如何让教育现状发生有意义的转变,已经不再是从圆桌课堂形式上的尝试,而且是更客观更具体的转变。

      硬件有了 软件更需要更新

      近年来,随着政府对教育上的投入,教学硬件设施正在逐步完善。中心小学的平房教室,配备了最新的多媒体设施,而一旁的新教学楼,将在今年就能竣工,建成后的教室设施将与城市差不多。

      可赵维岳说,硬件配备了,可软件却跟不上了。他每天早上巡自习,晚上查宿舍,时不时串门听课,因为老师资源不足,他还得带美术和体育课,美术课还好,可以在网上写教程学习,让孩子们临摹,这些孩子,有的真有天赋,但是因为老师不专业,很可能磨灭孩子的天赋。

      农村教育,不应该只看到因地域环境而造成的困难,与当地教师的不易,其实农村教育的现况与未来,远比看到的要堪忧,作为一位普通的老师是否真的可以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爱他们,要回答这个问题太难了。他说农村孩子的教育现况可能无法马上改变,但他要从改变一个300人的中心小学做起。

      近年来,赵校长通过交流研讨打破教师对新课改认识上的壁垒,现在虽然每年都会派部分教师去县城北关小学观摩学习,邀请教育局教研员听课、指导,但是他总觉得还是不够,迫于家庭和社会等方面的压力,农村老师的积极性确实不如以前。

      新课改出现后,在农村教育授课模式的改变,是真正意义上的转变吗?赵维岳说,课改,是让孩子们在课堂上思维动起来,没有必要去定性课改的模式,是需要老师有自己的讲课方式,可是老师们有了这份“铁饭碗”后,再学习和在沿海教育发达地区培训的机会较少,现在应该让农村老师走出去,走出去学习经验,增加老师的见识,潜移默化的改变农村孩子的心智,不光要教给孩子知识,更要给他们一个敞亮的明天

      农村家长应该学会与孩子多交流

      在中川镇中心小学,有70%的孩子都是留守儿童,其中一部分为单亲家庭,导致家庭教育存在很大问题。在城市,6个大人1个孩子,而在农村,2个老人可能要面对3个孩子。

      老人为了省电,不能给孩子开灯,住宿的孩子,床单脏到都硬了,家长也不洗。在农村,家庭教育的弊端太多,而老师们的精力又非常有限,不可能要求每一位老师都百分之百的付出。

      家庭教育有时候比老师的教育更重要,前不久,赵维岳利用农闲给家长做培训,教他们怎么教孩子,他觉得只有先做好家长的工作,才能管好孩子,“应该给家长们多上上课,要是有心理辅导老师能给家长做辅导更好。”

      在很多农村家庭里,孩子不和家人沟通,家长不会关心孩子,别说检查作业,就连帮孩子整理书包很多家长都做不到,当然在农村有一些客观的原因,但是赵维岳觉得,家长应该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和义务,孩子的成长不是一朝一夕,是需要方方面面的努力。他说他要坚持将家长辅导班做起来,也希望有人和他一起努力,更希望有经验的老师,帮他一起改变农村家长的面貌。

      4月21日起,第三届“TCL希望工程烛光奖”玫瑰行动将前往甘肃、广西、重庆等14个省份,走访多个农村学校,深入了解农村教育现况,走进乡村教师的世界,讲述他们最真实的故事。

      “TCL希望工程烛光奖”由深圳市TCL公益基金会和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联合发起,项目计划五年投入2500万元,用于表彰和鼓励坚守在一线爱岗敬业、严守师道的优秀乡村教师。从而改善乡村基础教育师资力量匮乏的现状。

      更多及时了解TCL集团信息,欢迎添加“李东生”微信号,还有东哥福利等你拿哦!

正在退出,请稍后...

close

欢迎订阅TCL集团新闻,我们将会以Email形式把TCL的最新新闻发送至您的邮箱!

恭喜您,订阅成功!

close